🔥www.033336.com_腾讯大浙网

2019-09-17 15:12:27

发布时间-|:2019-09-17 15:12:27

(发表于1980年第三期“苗岭”文学期刊;题头插图:刘国权;插图:高先贵)2019.5.31录完于深圳。”文风味故意东拉西扯。春旺在一片吵嚷声中被挤出来了。党参本来就是流沙河的特产。房外的天气,加深了人们心灵上的阴影。(发表于1980年第三期“苗岭”文学期刊;题头插图:刘国权;插图:高先贵)2019.5.31录完于深圳。但到天大亮了,却只有几大个人来排队,看来也都是乡下的。他心急如火,两脚生风,翻过老妖山,眼前滚白烟。”“你们不是六点钟才下班?卖点给我去救命吧!”春旺乞求地说。吓得他妈妈跪在一旁,抱住他痛哭连天:“小新!小新!儿呀!我的心肝!——”当春旺进去时,房内正乱成一团。

他一回家,一虎二吓:“你们只晓得顾钱顾命,就不怕党变修,国变色,就不怕千百万人头落地?我们要向资本主义进攻,……割掉栽党参这条资本主义尾巴,雷打不动!”几下把社员们给“理论”住了。走到那里,还不见人,他真为自己能排到第一个而高兴,就几大步奔到门边,生怕有人抢了第一。走到那里,还不见人,他真为自己能排到第一个而高兴,就几大步奔到门边,生怕有人抢了第一。他要求放他先去买点饭吃,下午买起药好赶回去。

眼前毛雨过,他照样箭行。

过了好久,文风味回来说:“春旺哥,问是问到一点,价钱太贵,五十家价,你要不要?这本来不符合政策,但救人要紧,又是造反派的,我看还是买了吧。”“救命救命!一付药救得了几条命?不学习,不批判,党要变修,国要变色,千百万人头要落地。“别吵了,我们忙卖药。万一有个三长两短,到时候真是黄泥巴染裤子,不是屎也是屎,才叫我长八张嘴也说不赢他这个理论家,还是找赤脚医生才稳妥。”“哎呀,我的天爷,这是哪样时候,还有闲心去扳这种嘴劲!”“扳嘴劲?政治是统帅,是灵魂!等我早请示和早读了再说。

”春旺催着。

因此,党参就被当成资本主义尾巴割掉了。

加上看稀奇,凑热闹的,大大小小也有好几十人。

终于还是那位老右倾队长说话了:“你是老医生,不看狗面看人面,看在文七哥身上,救人要紧。

春旺想,快十点了还不开门?本想去打听一下几时开门?又怕自己排的第一个位置被别人占了。

没有党参怎么办?干等是不行的。

(发表于1980年第三期“苗岭”文学期刊;题头插图:刘国权;插图:高先贵)2019.5.31录完于深圳。

”春旺嗫嚅地说。

他就干脆把名字改为革新。他急急忙忙买了两个冷馒头,边啃边往药材公司跑去。

爬上见鬼岩,云雾中传来不知是什么东西的怪里怪气的叫声,真使人有些胆寒。革新妈呼天抢地:“幺,我的儿,你丢起我们怎么过呀!……你雷打不动,不肯吃大伯的药,小风味又拿假药给你,你死得冤枉呀!……天啦,你天天喊革新,喊割哪样尾巴,你这根独秧秧也都割掉了!……”“党参!党参!管它是哪样资本主义尾巴,我要党参!”老中医文富贵大声呼喊着。

春旺本无心思听这些话,但又偏偏谈到文革新,便说:“我就是买药去救他命的。

文字稍多,耐心看吧……雷打不动高致贤“革新!革新——!”“文革新!文革新——!”“革新哥:革新哥:革新——!”“小新!小新!小新——幺儿——!”在流沙河畔的老林中那座四列三间,小五柱的茅房里,不同年龄的人,正用不同的喊声呼唤着突然休克过去的文革新。

慢慢地,不满十七岁的他,就成了响当当的造反派、红卫兵“理论权威”了。